还是那个三言

[all叶]The return of the king (王者归来)05


*军团设定 

*文笔渣到不行_(:з」∠)_

@皓月当垆 (・∀・(・∀・(・∀・*)我下次一定补给你王叶一整章

*顺便交代一下陶轩给叶神用药的设定就是为了写肉不高兴你来打我啊【。

* 帅不过三秒的黄少天上线一整章233

*这章主黄叶(    ´艸`  )

*妈蛋一写烦烦就手疼,别人2000字完结的剧情他要4000+!!没爱了(ノへ ̄、)

*这章粗长~\(≧▽≦)/~

*陈夜辉粉勿入【高亮】LO主不想被打死

*贴脸求热度求评论!o( ̄\\\\\\)_\\\\\ ̄)o

*欢迎食用 *^_^* 


05


“陈会长,出去啊?”

“嗯,有点公事要办,我去一趟楼下。”

陈夜辉走过警卫室,又从南门绕出了军区。往巷子里深钻的过程中,左顾右盼的像做贼似的,一直摸到了被杂物堵住的胡同口,才停下脚歇了歇,随手靠了个破木凳子,喘上了几口粗气。

 

这个地方还真是魔性,七扭八拐的他自己都不认识,这个叫他出来的家伙也真是有本事,他怎么不知道离嘉世这么近的区域里还有这么块地方。

“靠,这要是想埋个人抛个尸什么的估计还真被人发现不了。”

又毛躁的挠了两下头发,陈夜辉也很是在意这个说知道了嘉世所有内幕的神秘人物到底什么时候出现。

回想刚刚他正给自己泡咖啡,突然发现自己的桌子上多了张纸条,他吓得到处跑去查看,但窗户外和门外什么人都没有,办公室他一直都在。

这纸条究竟是怎么进来的?他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深刻。

当他坐下来仔细看完了这张纸条后,他发现把这张纸说成是纸条其实不太贴切,因为上面密密麻麻的排列了有将近四百多个字,还是打印字,弄得他看到最后觉得头都有点晕,差点连这人想说什么都没搞清楚。

不过陈夜辉还是有点身为办公室人员的自觉,在问候了自己上学期间所有的语文老师后,他精辟的总结出了这一小短文的中心意思。

大致就是:我是一个神秘人,我很厉害,我知道嘉世的内幕,叶秋的事你也有份,出来我们见个面,我要跟你谈人生,地点在×××,不来的话我就公布你的秘密,还让你吃我的三段斩

原本面含微笑的朗读着自己成果的陈夜辉觉察到了自己身为反派的事实,然后很是配合的出了一身冷汗。

这是谁?竟然知道了叶秋的事,而且知道和自己有关!

不行,如果这件事解决不好自己好不容易熬出来的会长职位可能就不保了。

无论那人是要钱还是有别的要求,自己私自压下就好,决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

 这个剧情发展还真是熟悉,陈会长表示他不知道什么叫做贼心虚

就这样,陈夜辉打着他的小算盘,一个人溜出了嘉世,

而这一切都和了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剑圣大大的想法。

 

“哟这不是嘉王朝的陈夜辉会长吗,我说陈会长,上班时间偷偷逃班是会被扣奖金的吧,你一个月工资也算不得很多怎么这么舍得,难道是把叶秋的工资也分一份给了你了,你这么一个人出来不会觉得不安全吗,太心急也不好啊你看看。”

脑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清亮的男声,语速也快得很,陈夜辉的身体还没有行动,大脑却已经反映了许多。

自己在这里站了也有一会,如果是刚到,那自己怎么会一点也没有察觉;如果早就在这了,那又是怎样的实力才让自己在离得这么近的情况下丝毫没有注意。

陈夜辉心惊,这人若就是约自己出现的家伙,那自己此行恐怕凶多吉少。

不过,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啊...?

被吓得有些迟钝的身体终于是堪堪转了过来,说话的青年正站在离自己不远的胡同口的墙壁上。

但在看清了来人的面容之后,陈夜辉才发现自己这次真的是太失策也太冲动了。

试图掩饰自己的心虚,陈夜辉赔笑似的打了个哈哈

“这不是黄少吗,是黄少叫我来的?我看不必这么麻烦啊,不如一起在我办公室里喝个茶,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你看怎么样?”

对面的是谁?正是从蓝雨出来后直奔嘉世的剑圣黄少天。

被喻文州放了假的他本想先去找叶修,但现在哪里都没有叶修的消息,也没有人见到过他。

所以黄少天决定先来一趟嘉世,找个人随便问问情况。

假如叶修被嘉世抓住了,那他就直截了当的去救人;相反的如果嘉世也还不知道叶修在什么地方,那自己就可以放心的在H区好好搜索一番了。

没想到的是,他刚在H市落脚,还没去找嘉世的麻烦,嘉世却已经有人找到他了。

来的人是邱非,说得上是叶秋的学生,甚至可以说是叶秋认定的接班人。

这个邱非在之前联系过喻文州,以互相合作的模式,向喻文州提供嘉世内部矛盾的情况,条件就是让黄少天出马,解决一些以他的身份解决不了的事。

比如逼问陈夜辉。

邱非之所以把目标定在了陈夜辉身上,是因为他知道,陈夜辉,就是逼走叶秋的主谋之一,也可以说是,最无能的主谋之一。

对陈夜辉来说,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忠心,只是谁能让他得偿所愿,他就跟着谁。

所以,在陶轩、刘皓和陈夜辉三个真正知道内情如何家伙中,陈夜辉的嘴巴,最容易被撬开。

 

“陈会长..”

原本站在矮墙上的青年,随意的向前迈了一步,像是要从墙头跳到地面上,身形有些迟缓,看起来相当的轻松。

陈夜辉也正正身子,想要挽回些形象,眼前却猛然一花,黄少天原本下落的身体霎时变成了一抹影子,陈夜辉还什么都没有看清,就有一把剑横到了自己的脖子前。接着就是耳边带着警告的低语

“别动,在往前一步我就不知道会不会失手砍掉你的脖子了。”

黄少天是什么时候冲到自己面前的,他竟然毫无反应?!

 

满意的看到陈夜辉苍白的脸色和拼命滚动的喉结,黄少天撤回剑,站到了陈夜辉的对面。

之前能结出冰渣的阴冷瞬间扫了个精光,黄少天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站好,然后开始和陈夜辉交流起来

说黄少天帅不过三秒的你们都是真爱

陈夜辉看见本不应该存在的文字泡从黄少天开口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向他涌来,而且一个滚的比一个大,简直是要塞满整个胡同。

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要是能禁止语音该多好,起码他不用再受这个罪了。

“陈会长啊我今天来也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你看我们蓝雨多人性知道我有心来拜访嘉世队长分分钟就批了我准假还给我拨了公款连冰雨我都可以随身携带,你看我来的这一路虽然本剑圣人长的帅脾气也好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在其他地方都畅行无阻的我一进嘉世的地盘就不停的被拦下查证件搜兵器看车厢,你说你们嘉世最近是丢了东西还是丢了人了怎么查进出查的这么严啊,该不会是陶大军长喝完酒后耍酒疯跑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吧?不过我看也不像,陶军长虽然人品一般但应该不至于这点节操都没有吧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很信任他的你不用担心。顺道来找你陈会长的时候我就有发现最近嘉王朝的人好像出动的很勤快啊一波一波的往城里撒不知道的以为你们这是赶着秋收割麦子去了,你说你们要不要这么勤快啊怎么没人给你们发个最佳好市民的称号呢我真是为你们感到惋惜偷偷摸摸干的事这么辛苦还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觉得你们也是蛮拼的呢!”

陈夜辉觉得他生无可恋

“话说回来陈会长你们有没有找到叶秋啊,叶秋那个家伙虽然确实是个混蛋一脸嘲讽还没下限但好歹也是个斗神啊你们这样随随便便的坑他确定没事吗,嘉世的支持者不会不同意吗,到时候真的闹起来你们要用什么借口来打脸啊不对掩饰呢,叛变吗?谋反吗?盗窃还是生活作风不检点你倒是说啊!叶秋他到底在不在嘉世啊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啊!!!”

陈夜辉干笑了两声道“我也不知道,叶秋他是自己提出退役我也..啊!!”

还没有等陈夜辉说完,黄少天的冰雨唰的一声插在了他双腿之间的小东西远一寸的地上。

“黄黄黄、黄少!!”

“哎哎哎我说陈会长你说话不要太假啊虽然本剑圣心地善良人品满分但是耐心还是有一点不足的而且最近有一点手抖下一次可能扎不到那么精准了所以陈会长你说话一定要仔细斟酌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来空手套白狼你要是想不起来我就好心提醒你一下你可以从你们嘉世里那个平时深居简最近直接了无音讯的军医关榕飞说起怎么样。”

等黄少天第二次把剑收回去后,陈夜辉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他自知逃不了这一劫,一下子颓废的趴坐在了地上。

“是陶轩,都是陶军长和刘副队干的,我只是个小角色,只负责派人手而已,其他的都与我没关系啊黄少!”

黄少天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陶轩他想当霸主,他想要借助叶秋的势力和民心,让叶秋做义军领袖,推倒联盟的政权,自立为王。叶秋不同意,拒绝了陶轩安排的所有公众见面,陶轩火了,就想用毒品或者药物来控制叶秋....”

陈夜辉说到这里时微微停顿了一下,他看出黄少天的脸色越来越差,但也不敢不说,就咽了口唾沫,勉强继续开口

“给叶秋用药的是关榕飞,他和叶秋交好,虽然不敢违抗陶轩的命令,但是他把原来陶轩准备的毒品换成了别的,因为发作时的效果很接近,陶轩一开始也被瞒过去了....”

“别的?别的是什么?也会让叶秋不舒服吗,每个月都发作还是什么你别废话了说说说说说!”

陈夜辉此时的表情堪称精彩,明明非常的恐惧,但又一脸的不好意思,整张脸蹩在了一起。

“关榕飞没有说,但是陶轩找人研究了剩下的药品,说是有催情效果的,叶秋可能定期会出现极度想与人交合的情况,但因为药改的突然,连定期都不能保证,可以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作起来,所以....”

“……”

对面低着头的黄少天沉默了很久,真的是沉默了很久,久到陈夜辉感觉不到他双腿的存在,才见黄少天把剑召回了背包,然后背对着他从断壁上跳出了胡同,临了还不忘留下好几句

“陈会长你也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说什么你只要闭嘴就行不然我今天可以给你送纸条明天也可也给你送蛋糕后天就直接给你送炸药,其中道理你自己参透本剑圣就不奉陪了,最后再告诉你一句话叫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你们嘉世也好自为之吧再见。”

然后就彻底消失在了陈夜辉的可见范围之内。

------- 

回到了宾馆的黄少天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但水端到嘴边他突然喝不进去。

他在想叶修。

嘉世是叶修带起来的,他听魏老大说过,叶修和嘉世最初的缘分就是从几个人组成的小队四处领任务讨生活开始。

叶秋,和一个叫苏沐秋的人负责冲锋,陶轩就在后方保证军需的供应。

那时候他们一起在这片大陆上闯荡,每一片带有传奇色彩的土地上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他们替代了原有的故事,成为了新的神话。

陶轩说他想赢,想要荣耀,还想要一支可以守得一方水土见民安的军队,想要保护自己的家。

那两人就许他,要一直一起战下去,要一起摘走荣耀的桂冠。

结果真正做到的只有两个人,那个苏沐秋在一切还未开始前,就已长眠在地下。

后来,另外的两人也发生了分歧,有人执意背叛了理想,与原定的路越离越远。

 只有叶秋还在苦苦坚持着,一个人,坚持着走了下来。

要知道魏琛是不会做这种涨别人威风灭自己志气的事地,所以他一边感叹,一边还跟他们唠叨叶秋是多么的无下限,多么的可恶。

黄少天坐在落地窗前的高脚凳上,难得的陷入了一个人的沉默。

如果这般众叛亲离的是自己,现在又会想些什么呢。

叶修他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惆怅.....

不,如果是自己了解的那个叶秋,虽然会有短暂的痛苦,但绝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那人的坚持就是这样。

想见叶秋,想见他,好想现在就在他身边抱住他,守住他,让他不再受到别人带给他的伤害。

叶秋,你在哪?

 

“滴滴!烦烦,快点来接电话,再不接就没了啊。”

带着振动出现的铃声唤回了黄少天的意识,他着急的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看,屏幕上亮闪闪的备注是春易老。

知道是蓝溪阁会长的电话,现在打给他一定不是为了问个早安,黄少天很是麻利的接了起来。

“喂,老春吗?啊是我,早啊虽然已经不怎么早了怎么有什么事么是大家找到叶修了吗??”

“黄少是这样的,这会儿喻队安排的负责跟踪嘉王朝的人突然回报,嘉王朝刚刚派出了两个小队的人手,往我们没有查过的,一个离嘉世本部很近的小街区去了,我想应该是找到叶秋大神了,黄少,现在要怎么办?”

黄少天听到嘉王朝的时候,神经一下子蹦了起来。

据春易老的汇报,嘉王朝为了不引人注意,每次排出的人手只有两三个,只不过批次很多,一旦加起来这人数就不是盖的了。

但像这一次,一下子派出了两个小队,黄少天也很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按照队长说的来做,联系一下什么中草堂霸气熊轮回的,他们大概也都已经收到消息了但你还是和他们通个电话保证各家人手都能安排到,绝对不能让嘉世的人见到叶秋,老春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赶过去。”

“好,地址是在嘉世附属街上的兴欣军需店。”


----------------

#今天的天气真情琅琊镇晴朗(・∀・(・∀・(・∀・)#

-TBC-



评论(7)
热度(52)
© 3言 | Powered by LOFTER